MiEn_练不好画画不改名了

如名,有点绝望
咋越画越丑捏……?

小滑冰2岁生日快乐哇XD

比翼鸟维勇木哈哈【被打】
————

我忘了戒指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TUTTTTTT后面有时间再改啊

(快失去意识。JPG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勇利打,勇利挨(?)

想看维克托哭哭和勇利自讨苦吃(我是魔鬼

——

啊写完国庆作业(大概)摸个怪味糖给自己(?)

啊咯~

这是一个私设如山+OOC的脑洞。

是社会人设定啊哈哈(因为突然想画


维克托是家里比较有背景的正经大学生(甚至是学生会干部)+EROS夜总会著名歌手(隐藏身份)

勇利是EROS的王牌“舞姬”。


——————大概故事是这样的:

维克托不是EROS的常驻歌手,只会在周末来。

但是他的才能很棒,大伙都很喜欢他。

勇利也很喜欢。

维克托的每一次表演他都会出席。

后来维克托因为勇利的舞注意到了他,并且从欣赏慢慢变成喜欢。

维克托想和勇利共舞,但是勇利本性挺腼腆,就一直不敢。

勇利是EROS的王牌“舞姬”,什么舞都会,特别擅长钢管舞。但是钢管舞只有在他喝醉的时候才会出现,因为他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开放甚至有点害羞。这一点一直被嫉妒他的“舞姬”们当作嘲笑点拿来讥讽他“婊”。不过勇利不是很在乎。

结果有一次宴会的时候勇利喝醉了,扒着上前邀舞的维克托就开始跳,还跳的钢管舞,一边跳一边表示自己好喜欢他。

简称撩骚。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勇利发现自己和维克托go to bed了,浑身都是痕迹。

他觉得有点难以置信,有点开心,又有点崩溃。

今天他还有表演——爱痕肯定会被看见。

维克托为勇利擦药敷伤,但是还是有的痕迹难以消磨。维克托很自责,勇利并不怪他。

维克托帮着勇利推脱过表演,但总有人刁难勇利,迫不得已只能上场。

如他所想,那一夜台下轰动,那些挑事的“舞姬”又站出来嘲讽他是“卖/屁/股的婊/子”,而那场表演后总有人真的以为他接受这样的买卖而对他进行骚扰。

维克托找到店主怒气冲冲地协ma调ren,但是对方似乎并不在意勇利的生死。

而维克托也因为他的态度深深陷入这件事情。

八卦满天飞。

尽管维克托安抚勇利,让他再等一等一定会有解决办法的,但是勇利觉得自己这样拖累了维克托,他很难过,最后不声不响地在一个凌晨离开了。

 

 

后来勇利到了一座新城市,抛弃了过去的所有东西。

他开始新的生活,有着一份轻松的工作。

 

 

在勇利搬家了大概2个月后,他在大街上遇见了维克托。

维克托白衬衫黑领带黑西装裤,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他从前。

勇利因此都很怀疑这个是不是维克托。

结果他还没多看几眼,就见对方火速冲了上来,逼着他问这几个月他究竟去了哪里。

勇利一边惊恐一边想这个就是维克托,但他发现自己无法和对方解释。

总之是为了维克托好。

然后维克托更生气了,说他一点都不好。

……

欸反正就是最后维克托坦白身份两个人在新城市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啦~

维克托之前不找家里我私设是因为他不想靠家里人帮忙,后来勇利走了后就调动家族势力去解决问题和找勇利。(家族势力只是在当地比较有威慑力,出了城就不太有用了的那种


————————

私设超多而且都没有仔细研究quq

我连夜总会是个什么运作方式都不知道

是个一时爽的脑洞。


鬼知道我刚开始只是想画一个社会维克托的

隐藏维勇哈哈

是我的手哦!【被打】

假装画完啦【被打】

在学校一直好忙嗷quqqqqq

除草!
在学校军训啦
么得电脑和板子

逐渐色情(bu)→
最后一皮还是注意背后叭
(*ˇωˇ*人)

想问大嘎画画用多大的画布、多高的分辨率鸭
ヽ(;▽;)ノ

突然意识流(o゜▽゜)o☆

被水淹没(来自被雨浇灌了一天的广东人的执念(?

不打tag噜~